滚菇凉

第一次画如此……的姿势😂😂😂

之前写的东西的整理,第一篇是情书……嗯


【1】

    Hi,我是你帅气的老公滚儿。
   
    现在是深夜,我的作业依旧没有写完,就算瓜爷watching了me也没用。 可能是由于晚上喝了咖啡,身体很疲惫,但思维却异常清晰(这个清晰是从主观上说的,毕竟醉酒的人也常说自己没喝醉)。
    我正坐在自己的书桌前,面前有一个计算机,窗台上贴了二李的中考加油的小纸条,头顶上是台灯明晃晃的灯光,我猜纱窗外一定有几只被灯光吸引的飞虫,因此我不敢开窗看看今晚的夜空是否有星星,很不浪漫吧?  但此时此刻,你我的周围一片寂静,这是只属于夜的寂静。偶尔能听到马路上有车子驶过的声音,这种声音让我意识到,我正处于一个城市的小角落,窗前的灯光是这个城市的小萤火虫,光像一团雾一样包围在我身旁,渲染出一块极小极小的暖黄色光晕——我很渺小,你也一样。你也在这个城市的小角落里,可能在睡觉,可能在学习,也有可能在玩手机,但绝对想不到我现在在写这个玩意儿,并且感叹着世界如此之大,我们如此之小,能相遇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真是幸运。
    其实现在也不算晚,你可能还在看小说,但我可是在悄悄地表达一些目前没有人看到的爱意啊,是不是应该夸我一下?反正我不是很想夸你,毕竟我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噫呃,这么说好肉麻,不过反正你现在还看不到,索性更肉麻一点好了:
    嘿,亲爱的,此时此刻,零点的长兴,面前的计算机,头顶的灯光,纱窗上的飞虫,可能有星星的夜空,all of them know how much I love you!(千万别说我这儿出了什么语法上的错误,毕竟我just want to装个B,并且不想用中文翻译这句话的meaning)
    阿西吧,估计明天上课又要睡着了。喂,要永远记得有一个中分男神兼黑社会老大的滚滚在2017的5月27日凌晨给你写过一封不修边幅的情书昂。
    晚安,不管你有没有听到。

【2】

        然后,我又回到了带有微光的深海——也许是宇宙,我也不知道是在哪儿。
        这儿很空旷,像是被黑夜包裹住了,我漂浮在没有引力的物质当中。周围有周围有一点一点微弱的黄色的光,在物质中游动。  一开始我以为是萤火虫,等它们靠近了才发现是星星的碎片,带着光年外的呢喃,随着这种物质游到某个角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用“游”字,但如果你也看到了它们的摸样,你也许就会觉得"游"要比"飘"或"飞"要贴切得多),经历了人类无法想象的漫长岁月,来到了我的身边。 
                  
        好温柔啊,这些星星的碎片——我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一些零碎的光便钻进了我的鼻孔。我看到这些的光在我的身体里移动,照亮了我的手指、发梢、肚皮甚至脚趾头。于是我开始发光,就算在没有星星碎片时,也能把周围照亮。 
    
        然后我不再孤独,我将与星星度过余生——在这样的念头里,我睡熟了。

【3】

  合上《白夜行》。
  桐原亮司死时雪穗的反应久久停留在我的脑海里。
  她会想些什么呢?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书上是这么写的。

  是真的对桐原亮司没有一丝眷恋,亦或是强压着内心的悲哀,还是在生活诡谲的洪流中早已丧失了感情呢。
  我无法断定,因为我不了解她。

  五百三十八页,我陪书中的人物走过了整整二十年,却还是猜不透她——一个迷一般的女子。
  看到全文的一半,心中明明对她已产生了强烈的反感情绪,但当真相逐渐浮出水面时,却仍然是同情她。这种情绪几乎是控制不住的。
  这便是作者的成功之处吧。
  东野圭吾用细腻的描写将一件件看似无关的事像串珠子一般巧妙地串了起来,也刻画了许多性格鲜明的人物,仿佛在书中所出现过的角色都是这本书的主角。他甚至花费许多笔墨写了与故事主线毫无干系的生活琐事,让人更加相信这是这是真实的,也似乎是将一些细节隐藏在其中,等待读者去发现。当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他叙述的场景时,我想我明白了——他是把写这本书当做画绘本一样对待的。不,更像是以上帝的视角看一场人间的闹剧——以至于他没带一点儿主观色彩。也正因为如此,书中的人物看起来并不只是像活在纸上这么简单,他们在东野圭吾的刻画下足以让我相信他们是真实存在的,拥有自己的思想与感情。以书中人物原有的感情去碰撞读者的心,才更具冲击力。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替代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你明白吧?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雪穗说。可惜,没有人听懂。
  桐原死后,雪穗的白夜行就这样终止了吧,我想——可是,她将来的天空里,会有太阳吗?大概只有无尽的黑夜吧。

【4】

    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的音乐大多是两个极端。一边听着岁月静好细水长流的略带沙哑的歌声,一边喜欢着充斥着野性与的摇滚乐,并且对于两者的喜爱程度几乎相同。有时听着听着干净的民谣就会突然切换到嘶吼的声音中去。
     
     一般都在想,民谣真好啊,一首歌就是一个故事。 民谣大多平稳且稳重,像一位看透一切的老人,眯着眼睛坐在路旁看来去匆匆的路人。没有人注意到他。    所以说,听着这种缓慢的音调,整个人也深深陶醉其中了。不过像古风歌曲同样优美的曲调,我倒是一星半点也抬不起兴趣。                      
     另一方面,野性的声音常让我联想到吉普赛女郎。她站在草原上,与自然融为一体,有时也会有身材健硕腰身纤细古铜色皮肤的男性走来,凝视着她,却不说一句话。个人也蛮喜欢电音的,感觉像脑电波一样可爱。